第1960章 你太天真了(1 / 2)

秦薇浅听封九辞说的这话就感觉封九辞非常奇怪,忍不住问:“你这通电话打过来是专门为了训斥我的吧?”

“你还算有点自知之明。”封九辞也不否认。

秦薇浅说:“你找谁监视我了?”

“你和江风走得那么近,还需要有人监视你?”男人冷笑:“全京都的人都知道,你既不想让我知道这件事,是不是也应该跟江风保持距离?”

秦薇浅懒洋洋地回答:“我知道了,我会尽量和江风保持距离,但若是江风自己找上门来,我也没有办法,他找我有事情难不成我还可以置之不理吗?”

“江风找你能有什么事?”封九辞不悦。

秦薇浅:“反正是公司的大事。”

“哼。”男人冷哼一声,直接就不高兴了。

秦薇浅也懒得哄封九辞,看了一眼时间,觉得还早,自己还有时间去忙别的事情,秦薇浅就想挂断电话:“我还有工作,就不理你了,你若是没有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打电话给我。”

“看来你舅舅的事情你是一点也不在意。”封九辞缓缓开口。

秦薇浅的声音忽然就急了:“我舅舅?他现在还好吗?他没事吧?他有没有受伤?”

“呵。”封九辞只淡淡哼了声,还是有点怒火在身上的。

秦薇浅打不通江风的电话,给吴扬发信息,吴扬经常不回复自己,她也只能通过管家偶尔的几句话来判定江珏有没有事,听封九辞这么一说,秦薇浅忽然间觉得封九辞应该很清楚江珏的情况,秦薇浅只想知道江珏有没有性命之忧。

“你怎么不说话?哑巴了吗?我舅舅那么大个人,有没有受伤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吧?”秦薇浅反问。

封九辞更加不高兴:“你就不知道问问我有没有受伤?”

“你都有时间跟我发脾气,想来也不像是个受伤的人。”秦薇浅小声吐槽。

男人沉默了,隐隐有些不满。

秦薇浅等了许久也没等到封九辞开口,她最后松口了,声音也变得柔软了许多;“好了,对不起,我没有关心你,你还好吗?没被人为难吧?”

“没有。”封九辞的声音明显缓和了些许,知道秦薇浅在担心江珏,他也没有刻意隐瞒,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跟秦薇浅说了一遍。

原本秦薇浅不相信江珏会做出破坏科研室这种事情的,从封九辞的口中得知江珏的确做了这件事,秦薇浅沉默了,她的心情变得非常复杂,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她没有和外人一样指责江珏的不是,因为她知道江珏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着想。

江家的科研室固然是国内最好的,但它名义上是江亦清的东西,实际上并不是,江珏要这么做也无可厚非,秦薇浅是最没有资格说江珏不是的人。

和封九辞没说两句秦薇浅的心就沉入了谷底。

“你放心,有我在江城,你舅舅不会出事。”封九辞的声音充满坚定。

秦薇浅说:“我感觉这件事情不会那么容易平复,江亦清不是一个会忍气吞声的人,鱼死网破,才是江亦清最喜欢做的事。”

“我知道。”封九辞的声音非常平静。

秦薇浅说:“那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

“不打算怎么办。”

秦薇浅疑惑。

封九辞说:“江风已经离开了吧。”

“嗯,走了,不是你叫走的吗?”秦薇浅反问。

封九辞说:“他应该在来江城的路上了,这件事情江风会自己处理好。”

“你让江风自己来处理这件事?”秦薇浅很惊讶。

封九辞说:“江家的事情难道不应该他们自己来处理?他若是不来,这件事情就是柳京科来解决了,柳京科动手可没有那么和善。”

“也是,柳京科对江亦清的意见非常大,江家如今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柳京科一定非常生气,而且据说洛弘博已经去江城了,目的就是为了压下这件事,江亦清若是不能及时回江城的话恐怕江家会有大麻烦。”

不管怎么说,江家都是国内顶尖的医疗企业,江亦清和江珏怎么斗,外人都可以袖手旁观,但唯独这最新的医疗技术以及研究成果,上头的人是不允许这些成果就这么没了的,这已经不是他们家族内部的事情了,这件事关乎着整个行业以及所有病人的未来。

秦薇浅现在最担心的是洛家会因为江风的身份,站在江亦清那一边,而这次先动手的人是江珏,江珏完全有可能因为先动手而受到责罚。

洛家的人具体会怎么处理这件事秦薇浅也不知道,但想来也不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江城的事情秦薇浅帮不上忙,只能在京都管理好公司,尽量不给封九辞和江珏找麻烦,若是有人刻意挑衅,秦薇浅也是能不理会就不理会,必要的时候选择报警,总之,她是不会让自己的人和外人起冲突,以免被人抓住了把柄。

老老实实在京都过了两天,这两天秦薇浅一直在观察江城那边的情况,基本上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倒是萧金云这两天出去跑得挺勤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跟人吵了一架,据说还是在公共场合被不少人围观了,连媒体都给惊动了。

跟萧金云吵架的人来头也不小,秦薇浅本以为萧金云会吃大亏,结果这件事情曝光出去之后发现不尽然,大概是坐着轮椅的缘故,萧金云就算跟人吵架,人家也会觉得别人是在欺负她,本来还担心萧金云会受委屈或者遭遇大型网曝的秦薇浅看了一眼网络上的情况之后发现自己想多了。

本来想打电话稍微安抚一下萧金云的情绪,结果她自己跑来帝王别居找秦薇浅,气势汹汹地说起了吵架的事情,还十分恼火地说道:“这群死女人可真是嘴巴欠抽,要不是我坐在轮椅上,我不抽她们几个大嘴巴子都算是好的了。”

“怎么回事?谁又把你给气到了?”秦薇浅询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